歪歪小说 > 仙侠 > 误长生 > 第十章 兴趣
    我都过来了,仙使却还没有提步的意思,在上百双目光看来时,仙使微微侧头,他瞟过我,道:“你可以抓我衣袖。”

    “啊?好。”我虽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还是傻傻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我一抓住,仙使便再次提步,随着他走动,那宽袍大袖飘荡而出。说实在的,他袖子那么大,我抓住一角真不碍事,可也不知怎么的,我就是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我左看了看,右看了看,终于迎面走来的几个嘻闹着的贵族少年,让我睁大了眼。

    如,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圆脸少年,他的身后便跟着一条雪白毛发小短腿的狗,而那狗,嘴里便噙着它主人的衣角。

    如,左侧那个二十几岁的冷峻青年,他肩膀上停着一只似翠鸟非翠鸟,如鹰一样大的可爱禽类,它就叨着它主人的衣领。

    还有十步处那只用两爪子抓在主人袍服上的雪白狐狸,右侧百步外那只挂在主人身上的黑猫……

    我猛然清醒过来。

    我向来做事谨慎,在指责仙使之前,我还特意转头看向一路跟来的众人。

    果然,那百多号人,自从我的爪子抓住仙使的衣袖开始后,他们看向我时,眼神中便再也没有那一视同仁的恭敬,他们对上我的目光,甚至理也不理……

    就在我瞪大双眼瞅来瞅去时,那不知什么时候起,已沉下了脸,显得有点难过的黑发贵族突然走出几步,只听他朝着仙使说道:“上界仙使果然不一般,带出来的仙兽不但能化成人形,还这么千姿百态,嘻笑之间尽显天真。”

    仙兽?

    化成人形?

    难道他是在说我?

    莫非这些人,把我当成仙使的人形兽了?!

    明白了这个事实后,我委屈起来,我气得一磨牙,朝着那黑发贵族吼道:“你胡说什么?谁说我是……”

    我就说了这几个字!

    可怜的我,只来得及说出这几个字!

    缓步行走着的仙使,突然脚步微顿,然后他回过头来朝我微微一笑,在那一笑让我有刹那间的眩晕时,仙使放在广袖下的手,打了一个玄而又玄的法诀。

    于是——

    “嗖——”的一声,我脑袋一晕,整个人向地下一仆,再一转眼,我发现我变成了小小一只,而仙使正弯腰把我抱起。

    就在仙使把我抱起的那一瞬间,我从他那无尽星空般的眸子里,看到了一只小小的,毛发雪白的,大眼眨巴眨巴的哈巴狗。

    ——我仰望着他,从他的瞳孔中没有看到我娇俏的面孔,看到的只是一只小哈巴狗!

    我使劲地眨着眼。

    我努力地眨着眼!

    眨了一会我还不相信,于是我转头看向黑发贵族,在对上他一脸的失望和怅惘后,我嗖地又转头看向仙使。

    我定定地瞅着他乌黑的瞳仁,那只倒映出了一只小哈巴狗!

    啊啊啊——这个混帐——他居然为了圆谎,把我变成了一只哈巴狗!

    啊啊啊————真是岂有此理!

    我非常生气,我特别生气!

    于是我朝着他怒斥几声,可一出口发现是一连串的“汪汪汪”后,我立马住了声。

    仙使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他墨发被风吹拂,行走间龙章凤表。虽然面目还是普通,可任何人看到他,自然而然便觉得他是最闪亮的一个!

    这人太过份了!居然为了彰显自己的上仙魅力,把我好好一个美人变成了狗狗。

    我怒不可遏的同时,又是委屈又是伤心。我眨着乌黑的豆子眼恨恨地瞪着他,眼见仙使那雷打不动的冷脸上,嘴角居然还在不受控制的上扬,我简直气从中来。

    我喘息着让自己平静。

    我想,我现在口不能言手不能动,那是说什么也没用。

    可是就算没用,我也断断不能让他太得意!

    于是我尾巴一弹,小短腿向上一窜,跳到了仙使的肩膀上。

    对于完全被他控制中的我,仙使放心得很,他与周围那些牵着宠物兽的主人一样,任我在他身上跳来跳去。

    我跳到他的肩膀上后,低头看着仙使披散在肩膀上的乌黑的墨发,看着那束发的玉冠,有心想在上面扒拉几下,又觉得还是便宜了他。

    ——有了,有办法了!

    我嗖地向下一落,在落到仙使胸膛时,又向上一窜。

    我这一窜姿势甚是完美,只是一个转眼,我便两条前脚搭在了仙使的肩膀上。

    我后脚站着仙使结实的胸膛,前脚紧搂着他的脖子,然后我嘴一抬,“叭”的一声,准确地吻上了仙使的嘴!

    四下一静!

    行走着的行人,这时都止了步。

    仙使显然从小到大,不曾遇到过今天这场景,一时也给僵住。

    见到仙使一时没回神,我眯着眼睛得意地看着他,嘴死死堵着他的薄唇,就是不放开!想了想,我还含着他唇角舔了好一会!

    我这个动作,不可谓不惊人,四下的妖境人,虽然向来不羁,可面对这一幕,还是迅速地围观起来。

    这时,仙使清醒过来了。

    他右手扣向我的颈,正要强行把我扯开,一眼看到带路的几个妖境贵族那震惊的表情,便又收回了手。

    他把右手放在我的颈后,微眯着眼,左手打了一个法诀后,只听得“嗖”的一声,我又变回了魏枝。

    然后,他再慢慢推开我的脸,优雅的从怀中掏出手帕,缓缓拭去嘴角被我舔出来的口水,再顺便把我嘴边的口水也抹了抹后,仙使朝着围观的众人微微笑道:“让各位见笑了。这位是我在人间的伴侣,她生性调皮,刚才变成兽形胡闹,只是她的一个小小习惯。”

    说到这里,他还顺便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面大荒中并不罕见的照妖镜,他把那照妖镜朝着我照了照,让众人清楚地看到里面只是一个人间女子而不是一只哈巴狗后,挽回了颜面的仙使这才收回照妖镜,握住了我的手。

    他这一握有点紧,我忍着痛,做为扳回一城的英雄,我昂着头,双眼弯成了一线。特别是对上仙使的目光,我越发笑得灿烂阳光。

    四下终于传来一阵笑闹声。

    对于从野兽化人的妖境人来说,伴侣变成动物与自己亲热一下,那是稀疏寻常的事。

    断定了这个来自上界,道貌岸然的仙使并没有特别的癖好,而只是喜欢与伴侣胡闹后,众妖境人直觉得拉近了与仙使之间的距离,一个个围着他笑笑闹闹起来。

    而我无形中又被众人挤开,与仙使拉开了几步。

    就在我摸上唇,开始后知后觉的羞涩起来时,身后传来黑发贵族低沉温柔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失望过。”

    黑发贵族走到我身侧,低头看着我,他轻声说道:“也不知怎么的,自刚才扶了你一下后,我就觉得仙子异香扑鼻,绝美难言。刚才陡然听说你只是仙使的宠物兽,我简直难过得几欲发狂。”

    他温柔又庆幸地说道:“你是人,真好。”

    在我前十七年的生命中,因为长相平凡,家教颇严,我其实不怎么知道男人献殷勤的方式的。

    所以黑发贵族这露骨的目光和话语,一时之间只是让我不知所措,我正抬着头呆呆地与他对视,前方走着的仙使突然叫了声,“魏枝!”

    他的语气不好,我因刚才占了他天大的便宜,那是丝毫不敢怠慢,当下也顾不得正与黑发贵族在交谈,歉意地朝他笑了笑后,连忙颠颠地跑了过去。

    我一到仙使身边,他便伸手握着我的手。

    握住我后,他侧头认真地看着我,温声说道:“牵着我的手,可别走脱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侧的几个贵族已笑了起来,“真是伉俪情深!”“想不到仙使与凡人一样重情。”

    他们把话都说完了,于是我只嘿嘿傻笑。

    一行人在街道上走了这么久,前面终于飞来了几匹天马。

    在妖境人恭敬地站到一侧中,仙使率先飞上了一匹天马。

    他一坐上天马,便手拿缰绳,准备让天马启步,一眼瞟到站在地上楞楞看他的我,他袖子一挥,于是我身不由已地向他飞了去,然后他手一伸,强行把我扯到了他的身前。

    这么两人共乘一骑的,我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于是坐在天马背上,我扭啊扭,扭啊扭。

    在我扭到第七下时,仙使淡淡的声音传来,“刚才扑上来亲我时胆子挺肥的啊?怎么现在居然害羞了?”

    我越发不好意思了,于是我低着头,挺惭愧地说道:“我父亲说我从小便反应迟钝……刚才还没觉得怎样,现在就想也不敢想了。”

    说到这里,我眨巴着眼,好奇地朝着仙使问道:“仙使,刚才你是初吻吗?我看你那样子像吓住了一样!”为了让他有好感,我说这话时还笑弯着眼的。

    仙使:“……”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微笑道:“魏枝。”

    “恩?”

    “你不会说话,就少开些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