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小说 > 都市 > 邪祟 > 第119章 迁村
    叶迎之没办法, 打开手机下载了个二十四小时全城送药的应用, 买了常用的退烧药。一边等着送药,一边隔着被子把迟筵抱进怀里哄。

    迟筵觉得热, 却被他牢牢箍在被子里, 半点透不出气,委屈得发出了哭音。

    叶迎之抱着他小声唠叨着:“你哭吧,你觉得哭有用吗?哪次哥哥会因为你哭就心软放过你?还不是你越哭越来劲。”嘴里说得坏, 心里早心疼不行,恨不得替他生病, 但也没什么办法。

    纵他有万般本事,却管不了这人世间生老病死。

    过了半个小时药就送到了,叶迎之哄着把迟筵卷成一个卷放到床上,下地去开门拿药, 然后又倒了水拿药进来喂他。

    迟筵半昏半醒间找不到他,正急得左右翻滚扑腾,不过片刻功夫卷得好好的被子就全部散开了。

    叶迎之打开床头灯, 把药和水放到床头柜上,连忙又给他卷好了抱到怀里。迟筵眼睛还闭着, 但眼角泛着红,隐约泛着水光,伸出手指摸上去, 湿漉漉的。

    真哭了。

    叶迎之“啧”了一声,心里软成一片,好像戳一下心窝子里都能冒出水来, 那对方简直没有半点办法。何况现在迟筵病着发着烧,半昏迷着,根本不讲半分道理,就娇气地黏着他。

    叶迎之只能像哄小孩儿一样哄他:“哥哥在呢,哥哥给阿筵拿药去了。亲亲好不好?”

    他说着亲了亲迟筵面颊,迟筵就老实了一会儿。

    叶迎之笑了笑,趁机哄他:“乖,宝贝把药吃了,吃了药哥哥更爱你。”

    迟筵吃药时还很配合,没怎么闹,吃完药之后也很安生,隔着被子被叶迎之抱在怀里,老实地睡觉。可过了一会儿他又觉得不舒服,还是小声呻/吟起来,委屈地向叶迎之怀里钻。

    叶迎之把手伸进迟筵被子里摸了摸,被子一片潮意,全都是迟筵发的汗。

    他手凉,不敢直接碰迟筵身体,但也能猜到迟筵身上应该也全是湿漉漉的,肯定不舒服。于是又找了一床被子出来,迅速把迟筵裹进干爽的新被子里,把旧被子晾到床的另一边,其间愣是没敢让迟筵着一点风。

    换了新被子迟筵明显满意了些,但他病着,烧还没退,无论怎样都是不舒服,就埋着叶迎之怀里小声呜咽着,轻轻用侧脸和额头蹭着他胸膛。

    叶迎之只好依然隔着被子把他抱起来,轻轻拍着哄着。心里想着谁家摊上这么个小宝贝也没办法,谁让阿筵就落自己手里了呢,不过阿筵要是落到别人手里,他大概得急疯不乐意死。

    这样一夜过去,第二天迟筵睡到早晨十点才醒,发现自己在叶迎之怀里时着实吃了一惊,左右四处看看,这又的确是在自己和外公家中没错。

    他已经退了烧,但身子还有些使不上力的酸软虚弱,手撑着床坐起来看向叶迎之:“迎之哥哥,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进来的?”

    他好不容易爬起来,叶迎之又给他按了回去,塞进被窝里拢了拢被子:“昨天办完事了就想着过来看你,到的晚了,本来是打算过来碰碰运气看你睡没睡,结果发现你连门都没锁,就直接进来了。幸好进来的是我。”

    迟筵红着脸“喔”了一声。他也不记得自己究竟有没有锁门了,虽然按道理讲应该是习惯性地锁了门的,闻言却也有些心虚,并没怀疑叶迎之的话:“可能是昨天回来太累了,就忘了。”

    说完之后他突然想起来迟家的那个东西,就又不管不顾地钻出来抱住叶迎之的手臂:“迎之哥哥,迟家那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最后怎么了?”

    叶迎之顺着他的姿势躺到他身边,又把他塞回去盖好被子,才慢慢道:“这事说来话长。最早是二十多年前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有一个游魂凭借秘术支撑着去找我父亲求救,就是你的祖父迟林生,他的身体现在被别的东西占了,求助无门。迟家和叶家毕竟是两家人,暗中还有些龌蹉,我父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就用家传的秘术让他寄居在一具活尸身上,藏在叶家之中。与此同时,迟家那个据说顶替了‘迟林生’的东西也没什么动作,迟家人都没发现迟老爷子芯子里已经换了。而人毕竟不能在鬼尸的壳子里久居,慢慢的养在叶家活尸壳子里的迟林生意识开始陷入癫狂混乱,就算说他是真正的迟老爷子恐怕也没人会相信。这件事就这么一直拖着,我也是接手了叶家之后才知道这件事。”

    “那天晚上阿筵也没有听错,的确是福伯过来说附在那活尸身上的迟老爷子魂魄要没了,是我不想让你掺和进迟家的事里才瞒着你。阿筵怪不怪哥哥?”叶迎之说着,瞧着他的眼睛。

    迟筵此时当然能明白叶迎之当时的思虑和考量,也不会怪他,但还是仰起头看了看他黑色的眼睛,又故作随意地调转目光,小声道:“……亲一下就不怪你了。”

    因为他生着病,叶迎之从昨夜过来就一直强忍着,亲不敢亲摸不敢摸,抱着都是小心翼翼的。听他这话心里是又甜又气,直接翻身坐起来朝着迟筵压下去:“行了,别养病了,让哥哥好好爱爱你。”

    亲了几下后迟筵又笑着推他:“迎之哥哥,别弄我了。还有事要问你,还得去照看外公。”

    他原本还打算早起去接替宋锦的,没想到这一病就拖到了快中午。

    叶迎之闻言淡淡横了他一眼,才起身坐起来。他早就醒了,已经穿戴整齐,只是一直在旁边陪着迟筵,见迟筵要起床就从他衣柜里挑出一套衣服,稍稍掀开一点被子给他穿上。

    他坐在床边,微微探过身给迟筵系衬衣扣子,听见迟筵问道:“迎之哥哥,你还没讲完呢。那东西最后怎么样了,它说的鬼气续命是什么意思?家里那边现在还好吗,许家许瑞他们怎么样?”

    叶迎之慢条斯理地给他系着扣子:“先不要管那东西到底是谁或者是什么,它想维持在人间的活动,就只能靠夺舍你祖父一脉子孙的身体。但岳父是独子,又只有你和迟容两个孩子,现在迟容和你的身体它都用不了,岳父的身体因为常年被蛊虫侵蚀也支撑不了多久,它就迫切地想找其他续命的法子。现在那边萦绕的鬼气越来越重,我身上的鬼气也越来越重,它就以为我是靠那里的鬼气续的命,想让我交出续命的法子。”

    说到这里时正好扣子全部系完,叶迎之顿了一下,拿过裤子掀开迟筵被子准备继续给他穿,同时嘴中道:“但我身上的鬼气其实是我修炼所得,和那里的鬼气没有什么关系,那东西的算盘就全都白打了。它设计了很精巧难缠的伎俩,只等着我去,可惜那些把戏对我也没用,你走之后我就直接让它魂飞魄散了。许家的事我不太清楚,酬天祭结束后他们安排那些前来参会的天师离开,之后就大门紧闭,不怎么出来活动了。”

    迟筵一开始红着脸想抢过裤子自己穿,后来被叶迎之的话所吸引完全忘了这码事,等意识到的时候一身衣服已经全部妥帖地穿好了。他用手背摸了摸两边脸,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退烧:“那哥哥知不知道那些鬼气到底是什么情况?”

    按照何家村的情况,会有鬼气聚集就是因为有鬼。鬼很多,或者有一只很厉害的鬼,都会造成那种效果。宋锦他们后来也得到一些不能形成报告的资料给他看过,比如他们之后探查何家村的事时找到了一名道士。

    道士说当年何家村迁村前惹上了一只恶鬼,村里人那时候是意识到这点的,就向他师父求救。但那恶鬼狡诈且强大,他师父也没办法,村人又找不到更厉害的天师,所以他师父就出了个让他们迁村的主意,但不能太张扬地迁走,否则会被恶鬼跟上,就给他们挑了一个日子和时辰,让一些村民穿上跳傩时的装扮抬着傩神像走在前面,其他村民跟在后面,假装是去送傩神。一般鬼怪总会对受人香火的神灵有所忌惮,这样就不会贸然跟上。

    但谁能想到那只恶鬼格外的狡诈,那名道士看了何家村如今的惨况后才知道当年他师父出的那个主意根本没用,恶鬼还是伪装成村人悄悄地跟在了后面,甚至记恨上村中人,一点点把村子变成了一个阴阳颠倒的**。它一开始应该是没本事形成那么强的鬼气迷惑住所有人,所以它就先害死一个村人,用自己的鬼气伪装成那个人还没死的状况,迷惑住所有人,然后再继续去害人。

    这样死的人越来越多,鬼气就越来越盛,甚至不用它去刻意伪装就会形成障迷惑住所有生人亡者,直到最后村子里没有一个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