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小说 > 都市 > 邪祟 > 第47章 相认
    叶迎之已经走到了他们桌前,看也没看顾惜惜,径直对迟筵道:“阿筵,刚才你师兄说你们项目出了个错,你导师很生气,你师兄叫你赶快回去。他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就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我正好也在附近吃饭,想起你在这里所以直接过来找你了。”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迟筵想起导师生气时那张脸,不用装就自然一副很紧张很着急的表情。

    他顺理成章地站起来看向顾惜惜:“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想到出了这种事……”

    顾惜惜依然是极为善解人意的模样,轻声回道:“没有关系,迟筵哥你有事就先走吧,我稍后自己回去。”

    迟筵向她笑笑,结完账同叶迎之一起离开了餐厅。

    而直到此刻,他的手依然是凉的。

    这样一个人拔腿就走实在是极不礼貌的行为,如果顾惜惜只是他的普通朋友,只是一个一般的姑娘他绝不会这样做,可现在他却只恨自己不能跑得更快一点。

    他和叶迎之沿着马路慢慢往学校方向走,迟筵突然想起叶迎之方才说的话,不禁紧张地扯了扯对方的袖子,问道:“迎之……真的是项目出错了,我导师生气叫我回去?”

    叶迎之笑着看向他:“不是你让我随便编个借口带你出来吗?还问真假?”

    迟筵松了一口气,心说还好,叶迎之方才的表现过于逼真,他都差点信以为真了:“那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打电话就可以。”

    “我确实正好就在这附近,而且不是约好的发微笑的表情我就打电话吗?你发了这个表情给我,我问你什么意思你也不回复,我就直接过来了。”

    迟筵拿出手机打开自己和叶迎之的聊天信息,只见上面是一个小人不停翻滚的动图,还配有黑色的字体“宝贝儿,快救驾,救驾就给你么么哒”。

    下面还有叶迎之发的一个“?”。

    迟筵:“……这估计是当时太紧张,手滑了。”

    迟筵同时收到了胡星发来的信息,内容大致是说顾惜惜周身邪气很重,而且带有血煞之气,十有*就是凶手。她一时之间也不能轻易制服对方,但这些天会一直跟住她同时再和师父师弟一起查找相关记载,以寻找彻底降服顾惜惜的方法。同时叮嘱迟筵最近还是要小心,避免单独行动,并且不要让顾惜惜发现她已经暴露,以免打草惊蛇,反而激得她提前行凶。

    昔日不觉得如何,如今再想起,顾惜惜曾经出现在寝室门口的身影、跑过来和他说话的样子、乃至一眸一笑,只要回忆起来便觉得是一阵胆寒。

    之前他从未将顾惜惜同那妖邪联系起来,偏偏这么巧,简盈死后所化的怨鬼来找他索命,却暴露了这层联系。一点一点的,顾惜惜终是露了行迹,肆无忌惮地向平日身边最亲近的人下了手。

    想到这里迟筵又想起来一桩事,进了寝室关上门后便问叶迎之道:“迎之,你为什么不喜欢顾惜惜,还不让我接近她?”

    现在细想来,之前自己丝毫没有发现异样,而叶迎之却从一开始就对顾惜惜表现出了极为反感的态度,那些怨鬼甚至顾惜惜本人都好像躲着叶迎之一样……难道他知道什么?老叶他其实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或者不用太深藏不露,是那种稍微懂一些辟邪之术的普通人?

    叶迎之正在脱外套,听到这个问题后手下动作一顿,却依然不疾不徐地把外套挂进了衣柜里,然后坐在自己书桌前的椅子上,缓缓向上挽着衬衣袖子,露出苍白却有力的小臂。

    “叶迎之?”

    迟筵又唤了他一声。

    “嗯,”叶迎之从鼻腔里应了一声,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双手熟练地在键盘上敲打着,“等等。”

    迟筵只好一边换衣服一边等着,想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片刻后叶迎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到了旁边衣柜前,却将笔记本推到了最前端,语气很轻地唤道:“迟筵,过来。”

    迟筵闻声走了过去,在叶迎之眼神示意下朝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看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以及熟悉的角色——一袭紫色纱衣的女子站在荷塘边上,她的背后是一座充满江南风韵的宅邸,青瓦白墙,玲珑可爱。

    女子头上顶着“筵宝贝”三个字,而这个场景,正是“叶三欠”和“筵宝贝”在游戏《画仙缘》中的家。即使有一年多没有再登录过游戏,熟悉的风景和熟悉的人依然让他感到怀念和亲切。

    他留恋着和那些“筵宝贝”共同度过的日子,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才一直没有怀疑过顾惜惜。印象中的那个女孩子有些坏,喜欢作弄他,却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迟筵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站在那里。

    叶迎之怎么会有“筵宝贝”的号?难道……顾惜惜不是真正的“筵宝贝”?他曾爱若珍宝的娇妻不是一个害人性命的妖邪,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叶迎之靠在衣柜处,平静地垂下眼睛:“我不喜欢顾惜惜,是因为我才是‘筵宝贝’。没人会对一个冒充自己的骗子产生好感。更何况她特意冒充‘筵宝贝’的身份接近你,十有八/九居心不良,我当然要让你提防她远离她。”

    迟筵竟是毫不犹豫毫无压力地就接受了叶迎之的话,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从来没和我说过?你明知道她是冒充的……”

    “那你要我怎么告诉你,怎么和你解释?我有‘筵宝贝’的账号,可这可能是盗来的;我知道你和‘筵宝贝’在游戏里发生的所有事、所有秘密,可这些顾惜惜也都知道,你要怎么判断谁是真的,谁是冒充的?最关键的是顾惜惜和游戏里‘筵宝贝’的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那么在那个时候,你会选择相信我,还是相信她?”

    叶迎之一面低低说着一面向迟筵的方向走去,迟筵不自觉地向后退着,直到背后抵上了自己这面的衣柜。

    叶迎之随着压了下来,一手撑在后面的柜门上,一面低下了头:“……更何况,我要怎么告诉你,你游戏里的娘子,其实你该叫相公呢?”

    两人的脸贴得极近,鼻尖和鼻尖几乎贴在一起,迟筵可以清晰感受到叶迎之落在自己脸上的吐息。

    迟筵有些不自在地略微偏了偏头:“……那你现在为什么愿意承认了?”

    “因为你不信她了,我感觉得到。”叶迎之用左手拿起迟筵的右手放到迟筵自己的心脏上方,鼻尖蹭着他的鼻尖轻轻下滑,唇仿佛不经意般滑过了他的唇,却如羽毛拂落一般,一触即分。

    “你的心已经偏向我了。”

    迟筵按着自己的心脏,却只觉得,心如擂鼓。

    他想摆脱这种形容不出的中蛊一般的暧昧状态,却挑了最不恰当的一句话:“……老袁还说过游戏里的筵宝贝长得有些像我。”

    却听见叶迎之在他耳边低声道:“是么?那是我按照我梦中情人的样子创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