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小说 > 都市 > 邪祟 > 第49章 叫我
    迟筵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现世报还得快”。

    他以前天天喜滋滋地追着叶迎之在游戏里叫娘子,现在叶迎之动不动就这么叫他。

    比如“娘子,过来吃饭”“娘子,该就寝了”“娘子,有劳你为为夫洗衣服了”……数不胜数。

    蔫儿坏蔫儿坏的。

    至于那天那个吻,虽然叶迎之压着他吻了不短的时间,但他还是觉得这种事情非常可以理解。

    那种时候、那种意乱情迷的时候,说实话……他也很想吻叶迎之……

    这种事情似乎是会上瘾的,从那日破了戒之后,叶迎之又拉着他很是克制地蹭了三四回,然后压着他吻他,直到他累了就搂着他在一个被子里睡了。

    迟筵喜欢,甚至是有些迷恋紧紧贴着叶迎之的那种感觉,他不敢直白地说出来,却也自然从没推拒过。

    那之后又过了七日,迟筵突然接到了胡星打来的电话。

    迟筵和老袁那初中同学、胡星的师弟小安也有联系,从他那里得知自那日之后胡星近来特别是入夜后都是不眠不休地跟着顾惜惜,白天短暂休息两三个小时后就会继续查相关的古籍记载或资料,以期找到对方的弱点,一举将其剿灭。

    这样手中沾满鲜血的邪物,即使是她也难以保证能轻易降服,而一旦打草惊蛇,说不定就再也没有下手的机会,甚或是被对方反杀。

    迟筵也看过这样的恐怖片,主角乃至片中的道士和尚术士高人全灭,而鬼物笑到最后,伺机等待着下一个猎物。

    是以这些天迟筵也没敢主动联系胡星,怕打扰到她,只侧面地从小安那里打听一些消息。

    “我被她发现了。”这是胡星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微微有些发飘,“她很狡诈,她早就发现我的踪迹了,却装作没发现。然后……今天伺机对阿笙下了手。”

    “阿笙现在处于濒死状态,我现在必须要加紧救它……对不起,至少五天时间我没法管顾惜惜这边了。”

    阿笙只是一只小狐狸,即使有些灵性和特异的本领,也定然是敌不过顾惜惜的。顾惜惜没有要它的命,只能说明一件事,她是刻意要以此调开胡星的——她发现了胡星,胡星跟着太紧使她没有继续下手的机会,而她已经等不及了。

    明知道这是陷阱,明知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胡星也必须要向着顾惜惜所希望的方向走。

    或许在别人眼中难以理解,但是在她眼中阿笙就是她的亲人。即使知道如果她离开顾惜惜就极可能去害其他人,她也必须要先救自己的亲人。她虽然是阴阳术士,但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对不起。”胡星低声道。

    “没事的,我这些天都会小心。”他明白胡星那声“对不起”的意思,也能理解对方,他听胡星讲过自己的过往经历,大概能理解那只小狐狸对她意味着什么。

    “而且,胡姐,除了你之外应该也有其他道士术士和尚之类的在管这件事吧?”虽然这行当离普通人的生活并不近,但按道理讲胡星也应该有同行,不该是孤军奋战。

    “是有,”胡星道,“不过恕我直言,现在参与这件事里面的人没一个能指望得上的。”

    “还有一点,小迟,你说过你曾在游戏里娶她为妻,是什么意思?具体流程是怎样的?”

    迟筵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有此一问,但还是详细地把游戏中的婚礼过程讲了一遍。

    “你是说你们拜过堂、行过礼、立过誓?”

    “是。”

    “那就糟了……”胡星的声音有些凝重,“我知道大多数人不把这些网上的关系当真,但是仪式就是仪式,你们已经行过关键的婚仪,就可以算作夫妻了……”

    “不会吧,”迟筵有些不可思议,“就算是这样,也该是我和叶迎之算作夫妻吧?”

    “不一样的,如果那个角色只是你室友所操纵的一个道具,那自然婚姻关系只在你们两人之间成立;但现在那东西成了邪物有了灵,这层婚姻关系就在你同他们二人之间同时成立。这里可不论一夫一妻或是不许重婚,仪式完成了,关系就缔结了。”

    “最可怕的不是这个,迟筵,我昨天刚查到的,那东西要想给自己做一副最合适的寄体,就必须要两种东西——亲人的血,和爱人的心。”

    “心?不是第一个受害人就已经被、就已经被挖去心了么……”

    “没错,心是人的生机之源。要想维持那残缺的寄体的生气,最初的时候就必须摆上一颗心,然后等最后取到最重要的心脏后再将其换上。”

    “可是她不是妖邪吗?她去哪里找爱人,又去哪里找亲人?”

    其实迟筵已经隐隐猜到了,那个“爱人”,十有八/九指的就是自己。

    “……你就是‘她’的爱人,迟筵,你既和她成了亲,你的父母家人就是她的亲人了啊……”

    ‘她’还要两种东西,亲人的血,爱人的心。

    你既和她成了亲,你的父母家人就是她的亲人了。

    这两句话重锤一般,一下一下地不停砸在他的心上,不断溅出回响。

    迟筵手中的手机“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他像是被这一声所惊醒,又连忙蹲到地上,哆哆嗦嗦地捡起手机,甚至顾不得站起来,就着这个姿势颤抖着又继续给胡星打回去。

    “胡姐,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我家人,救救我爸妈……”他的牙关打颤,声音一直都在颤抖。

    胡星那边静默良久,半晌后才道:“抱歉,我也没有办法。你家附近若是有什么灵物宝地,倒是可以让你父母暂时避一避躲一躲。”

    电话那边传来忙音的“嘟嘟”声,迟筵却一直瘫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他从未想到,有一天竟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祸及父母祸及家人。

    还是这样的妖邪之祸。

    他此时脑子乱成一团,坐在地上就开始订回家的票,飞机只能订明天的航班了,火车倒是还有晚上的班次——无论如何,他得第一时间赶回家陪在爸妈面前。他得保护他们。

    迟筵买完车票之后就急匆匆地进屋开始收拾东西,叶迎之看见他的动作后喊道:“阿筵,做什么?你要干什么去?”

    迟筵停下动作看着他:“我要回家一趟,迎之,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能遇到你真好。”他扯扯嘴角,试图向叶迎之露出一个笑容,没想到眼泪反而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他慌,他太怕了。

    叶迎之走到他的面前,低下头,将左手搭在他的右肩上:“阿筵,出什么事了?不碍事的话,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迟筵一下子抬起头看向他,心中一下子又燃起了些些希望。

    顾惜惜是躲着叶迎之的,带叶迎之回家躲过胡星不在的这几天,说不定就能拖过这一劫呢?

    但是迎之他毕竟也只是普通人,顾惜惜好不容易支走胡星,狗急跳墙之下,这样会不会反而害得叶迎之也丢了性命?

    他的唇嗫嚅着,微微颤动着,却说不出话,许久才勉强镇定着挤出一句话:“……这趟会很危险,很危险,有邪妖要害我家的命……”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被阻住了。

    叶迎之微偏着头倾下身,给了他一个很轻的吻。凉凉的,落在唇上。

    迟筵只知道傻傻地仰着头睁着眼睛看着他。

    叶迎之将右手食指点在他的唇间,轻声道:“乖,不要说这些。我们是拜过天地的人,你想让相公和你一起去,就叫一声‘老公’。”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迟筵抬头看着那人那双黑色的眼睛,却好像从中看到了他真正的心意。

    心头有些胀,有些鼓噪。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最终他只是主动靠过去抱住了叶迎之的腰,小声叫了一声“迎之”。

    然后在叶迎之应声低下头的时候伏在他的耳边呢喃般叫出了那两个字。

    “……老公。”

    还是很害羞,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虽然……其实他已经认识他那么久了。

    叶迎之却瞬间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笑容,啄了啄他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