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小说 > 玄幻 > 我能看到回报率 > 第66章 不能得罪林殊
    随便找了个理由把温淑娴糊弄过去后,林殊来到徐嘉嘉跟前。

    “谢谢!”

    刚才那一声提醒,虽然有没有都没区别,但是徐嘉嘉能喊出来,证明她其实不坏。

    “姓林的我跟你没完!”陈海峰忍着剧痛,咬牙切齿的吼道。

    “省省吧,这样下去你能不能活过今晚都是问号。”林殊撇撇嘴,指了指他鲜血长流的手臂不屑的回道。

    “送我去医院!”陈海峰抓着徐嘉嘉请求道。

    “你这是枪伤,去了医院我看你怎么解释。”林殊笑呵呵的说道。

    陈海峰也不傻,见徐嘉嘉掏出电话,一把抢了过去,“不去医院!”

    “那你……”徐嘉嘉担忧的问道。

    “你求我,求我,我就帮你把子弹取出来,不然你就等死吧!”林殊笑眯眯的说道。

    他倒不是要救陈海峰,而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不敢找自己的麻烦!

    “你……做梦!”

    陈海峰咬着牙,要他求林殊,打死他也不可能,他是什么身份,去求林殊一个乡巴佬,说出去还被人笑话死。

    “林殊,大家同学一场,你就帮帮他吧。”徐嘉嘉拉了拉林殊小声说道。

    “同学?我可不敢当,你们可是天之骄子,我就一乡巴佬而已。”说起这个林殊冷笑一声,“从我入学到现在,你们有把我当作同学吗?”

    “嘉嘉,扶我起来,我们走!”陈海峰很硬气的对徐嘉嘉说道。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去求林殊,这是原则问题。

    “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血液循环知道吧,越是动,流的越快!”林殊蹲下身,满脸笑意的对陈海峰说道。

    陈海峰他很讨厌,处处和他作对贬低他。

    “林殊,我求求你,救他好吗,以后我们保证不找你麻烦,见到你就绕道走。”徐嘉嘉被林殊唬住了,拉着他哀求道。

    温淑娴在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脸上满是不屑,很想拉着林殊离开,但是她知道林殊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我要他求我,至于以后你们找不找麻烦……”林殊顿了顿冲徐嘉嘉挑了挑眉淡淡道:“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徐嘉嘉一愣,这时她才意识到,现在的林殊已经不是那个能够随意践踏的乡下小子。

    首先他很能打,连枪都能躲过去,而且他还认识温淑娴,云霄市首富的女儿,仅凭一层关系,他几乎就能在云霄市横着走。

    虽然她很不想承认这些,但是这就是事实。

    一个一直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突然间变得高不可攀,这种落差她接受不了。

    “嘉嘉,带我走,我家有私人医生。”陈海峰有些虚弱的对徐嘉嘉说道,转头冷笑着对林殊道:“姓林的,你给我等着,我弄不死你!”

    “行,我等着!”

    林殊不屑的笑了笑,伸手一把扯开陈海峰的t恤。

    “你想干什么?”陈海峰警惕的吼道。

    “为了让你能活到弄死我的那一天,至少现在我不能让你死!”林殊轻笑道。

    “不!不!我不要你可怜我,你放手!”

    陈海峰挣扎着要起身,可他哪里是林殊的对手,一切都不过是徒劳罢了。

    温淑娴疑惑的看着林殊,以对林殊的了解,他不可能会救陈海峰,他就不是这样的人。

    很快她就饶有兴趣的笑了。

    因为她看到了林殊脸上的笑,笑得很邪恶,一看就知道没在想好事。

    “我看看能不能拿出来。”

    说着林殊伸手直接在陈海峰伤口处扣了起来。

    “啊……”

    “姓林的,我一定要杀了你!”

    陈海峰疼得都快要晕过去了,他敢肯定林殊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折磨他,可现在他被林殊死死的控制着,根本就挣脱不了。

    “帮我把枪捡过来。”林殊转头对温淑娴说道。

    等温淑娴去捡枪,林殊又对徐嘉嘉道:“去买一把小刀、一包烟!”

    徐嘉嘉不疑有他快步跑去买东西,现在就只剩下林殊和陈海峰。

    陈海峰双目喷火的瞪着自己,林殊挑了挑眉,“实话说,我真不想救你,可不救你的话,以后谁和我做对,我得"."

    多少乐趣。”

    “我一定要杀了你!”陈海峰咬牙道。

    “啊……”

    话音刚落,林殊又在他伤口扣了几下,疼得陈海峰痛不欲生。

    “这只是开胃菜,等会才是主餐!”

    看着林殊满脸笑意,陈海峰恨不得有一把刀,一刀把林殊捅死,可现在自己在他手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忍。

    “林殊,以前是我错了,我求你放我走。”说出这句话,陈海峰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

    “想得美!”林殊不屑的撇撇嘴,“好戏还没开场,怎么就能落幕呢?”

    说着他的手指又在伤口中鼓捣了起来,陈海峰痛得直接晕了过去。

    “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怎么玩?”

    林殊很失望,后果很严重!

    “他怎么了?”徐嘉嘉买好东西回来,见陈海峰昏死,担忧的问道。

    “疼痛难忍,正常现象!”林殊笑呵呵的解释道。

    拿过枪,去除子弹,把里面的火药倒出来,林殊满脸兴奋的把火药撒在陈海峰伤口处。

    “哧哧……”

    “嗷呜!”

    点燃火药,一阵肉糊味传来,陈海峰疼得差点没弹起来,好在林殊早有预料死死的按住他。

    “林大哥,林爷爷,我求你放过我吧!”

    陈海峰连连求饶,此刻林殊在他眼中堪比魔鬼。

    不过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阴冷还是被林殊捕捉到了。

    林殊轻蔑的笑了笑,拆开烟,把烟丝撒在伤口处,“我这是为了你好,大家同学一场,我不救你,谁救你。”

    “啊……”

    烟丝点燃,陈海峰再一次经历了灼烧的痛,有一次昏死了过去。

    林殊撇撇嘴,又把火药撒了上去。

    点燃,嚎叫!

    撒,再点燃,再嚎叫!

    如此循环!

    林殊乐此不疲,旁边的两女脸色苍白撇过头,用手堵住耳朵,这才好受了一点。。

    这时,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

    不能得罪林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