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小说 > 玄幻 > 我能看到回报率 > 第72章 倒霉的螃蟹
    随着陈德云的叙说,尘封了两年的事终于重见天日。

    “等等!”林殊打断了陈德云,“车祸?”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车祸”两字,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陆小欧的身影,她父母就是死于车祸,而且时间似乎也是两年前。

    难道只是巧合?

    “那天我去乡下收东西,因为路不好走回来的晚,看见黑熊指挥手下把一对夫妇强行塞进车里,他们看到我警告我不要乱说。”

    “第二天就看见了新闻,死者就是他们塞进车里的夫妇,好像和他关系很好,姓陆,还有一对儿女。”

    “咯咯!”

    林殊紧紧握着拳头,现在他已经能确定,陈德云看见的就是陆小欧父母。

    那这就和陆小欧的说法有了出入,按照陆小欧所说是上错车,正巧那天有人刺杀黑熊,父母成为了替死鬼,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黑熊的阴谋。

    “那你的腿?”平复心情后,林殊疑惑的问道。

    “两天后黑熊的人把我带走,威胁我不要说出去,因为我在云霄市有点势力,我一死肯定有人会调查,这才逃过一劫。”陈德云苦笑着回道。

    “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林殊一手拿着木针,严肃的对他们说道。

    这事不能让陆小欧知道,至少现在不能。

    得到他们的保证后,林殊三下五除二帮陈德云治腿,半小时后急冲冲的离开了酒馆。

    回到家,见陆小欧蜷缩在沙发上,应该是在等他回家,莫名心中一疼。

    “林大哥,你回来了,吃饭了吗?”

    躺在林殊怀里,陆小欧羞红着脸,伸手搂着林殊的脖子,把头头靠在他胸口,倾听着他的心跳声。

    “吃过了,以后不用等我。”

    “嗯!”

    看着羞红着脸的陆小欧,林殊忍不住伸手摸着她的脸。

    “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相信我!”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陆小欧有些懵,不知道林殊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心中却是阵阵暖流流过。

    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很幸福,很想就这么一辈子。

    “睡觉吧!”

    帮她盖好被子,林殊蹑手蹑脚离开了房间。

    天边已经泛白,尽管忙碌了一夜,他却一点倦意都没有。

    天亮了,林殊没有去学校,给老师打了个电话请假,推开陆小欧的房门,见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睡的很甜,他眼神中满是怜爱。

    轻轻关上房门,给她留了一张纸条后,林殊带着复杂的心情出门了。

    “又见面了!”

    林殊准备去拳场发泄一下,半路被人拦了下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抬头一看,螃蟹领着一帮小弟,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一旁是昨天和抢木针的董辉,见林殊看着自己,董辉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看来,上次给的教训还不够,真不长记性!”林殊盯着螃蟹的手臂,若有所指的说道。

    螃蟹一愣,本来已经快要痊愈的手臂,也开始隐隐作痛。

    今天一早董辉找到他,告诉他昨晚在鬼市有好东西被人抢了,原本随便派个手下就行,但是这一次螃蟹选择亲自动手。

    上次和林殊一战,最后以失败告终,虽然黑熊哥没说什么,但是他知道黑熊哥很不满意。

    而且有人的背后说风凉话,必须要做些事情弥补,证明自己还是有用的。

    所以他来了。

    但他没想到董辉说得人就是林殊,如果早知道,他不会这么冒失。

    可现在后悔已经完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小子,我劝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有你好受的!”董辉很得意的,脸上满是掩藏不住的笑,嘲讽的笑。

    “看来昨天就不该放你走!”林殊冷冷的看着董辉,“既然送上门来,我也就不客气了!”

    “哈哈哈……不客……”

    董辉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大笑着,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等他回过神来后,发现自己被林殊单手举了起来,脸刹那间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嘭!”

    林殊没有任何怜悯,重重地把董辉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在他胸口上,董辉直接昏死了过去。

    “来找我麻烦,想好后果了吗?”林殊冷冷的对螃蟹问道。

    螃蟹咽了咽口水,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汗水攻占,尽管一大早天气很凉爽,但是他却满头大汗,根本止不住。

    他紧握着拳头,想要反抗,但瞬间那天的场面在脑海中浮现。

    他怕了!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林殊的对手!

    这一次不能失败,不然他的地位会受到威胁。

    “你应该想好,你在和谁做对,我身后是谁恐怕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我知道尼玛!”

    林殊一脚把董辉踢开,一阵风般向螃蟹冲了过去。

    他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气,去拳场就是为了发泄,可打沙包哪里有打人来的痛快?

    只能怪螃蟹时运不济,自己送上门来,他也只能却之不恭!

    面对着林殊疯狂的进攻,螃蟹很快就招架不住了,手臂还没痊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确实怕林殊。

    那天原本被他压着打的林殊,突然间变强他很忌惮。

    “嘭!”

    “嘭!”

    “嘭!”

    很快螃蟹躺在地上,林殊骑在他身上,拳头雨点般疯狂落下,每一下他都使出了全力。

    一起前来的小弟,早在林殊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吓傻了,现在见螃蟹被林殊压着打,早就跑得没影了。

    “呼……”

    几分钟后,林殊停止了攻击,“希望你能长点记性,这次我放过你,下次还敢来,我要你的命!”

    林殊走了很久后,螃蟹这才摇晃着起身,一瘸一拐离开。

    酣畅淋漓的发泄一番后,林殊也不准备去拳场,悠闲的在街上闲逛。

    逛着,逛着,来到了车行。

    “正好看看车,没个车真不方便。”

    他对车的需求不大,但是陆小欧很需要,随着名气增大,演出的机会越来越多,很多时候都需要她自己前往。

    让她挤公共交通,林殊有些不放心。

    另一边,黑熊看着鼻青脸肿的螃蟹,皱着眉头,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那套针,很值钱?”。

    董辉僵硬的点了点头,“保守估计上千万。”

    【被封书了,没法写了】